您的位置:

首页> 经验故事> 思春

思春
女性思春比一般男子还早,通常到了实际有过接触到异性后,才会有性感觉

小西由利子有生以来第一次知道男性的气味是在女中二年级,十六岁的夏天。

父亲是公务人员,收入虽薄,倒也生活圆满,由利子是老大,有两名弟弟,

全家五口,母亲慈祥、温和是个极罕见的和平家庭。父亲恭介沉默寡言,

有一位非常要好的朋友叫山田源三。他们像是亲兄弟的交情,

全家人也都很敬爱山田叔叔。小西的妻子长得十分漂亮、温和。这是一个夫妻和乐、

子女活泼可爱的美满家庭,令家庭不圆满的山田十分羡慕。

小西的妻子当然也十分爱着丈夫,可是内心中却暗恋着比较男性气质的山田。


主要是丈夫沉默寡言,无法看出女人的心事,自己的心事或意慾更无法令人猜透,

于是夫妻之间彼此都互相隐藏着心事。另外,丈夫虽然人长得斯文俊秀,

可是比起山田那种刚阳果断、开朗又善解人意的性格,又令妻子觉得很遗憾,

于是自从山田常常到家来后,妻子爱慕的情感更是与日俱增了。偏偏山田的妻子不论

长相、肉体上都没有什幺可以挑剔的,在其它生活细节上是个十足的悍妇。

如果丈夫是乖乖牌的话就可以水火相容,可是火和油的两夫妻个性上,

每天都是剧烈争吵的日子。所幸他们夫妻一吵架,山田就逃到小西的家,

妻子偶尔也会来找丈夫回去,每当夫妻吵架过后的那个晚上,妻子总要求山田竭尽

性服务,搞得山田精疲力竭。

小西家成为山田的避风港,他对温暖的友情和优雅温柔的小西妻子真是留恋不已,

可是午夜梦迴,一想到:「娶到恶妻,一生穷困潦倒」他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虽然山田喜欢小西的妻子,但却不能有所作为,当然,女人也同样。

有一个寒冷的冬夜,山田的家又发生激烈的夫妻吵架,但是今晚奇怪的是,

没有邻居或好事者出来看热闹。

吵架的原因是,山田出差回来得太晚,妻子生气,连杯热茶热粥都没有,而说实话的,

他在进家中之前就慾火焚身,很想找妻子抱抱。

刚好他坐的车子人挤人,而对面站着一位女子,正好两人的屁骨靠在一起,

每当车子摇动就更加紧密地贴一起,这是完全有意识的情况下发生的,

山田也觉得十分不好意思。

山田在车箱内微暗灯光下,仔细一看,对方是位年约三十岁左右,十分有品味,

而且漂亮丰满的女人,于是他向她道歉的说:

「对不起……对不起……」

对方红着脸,露出妩媚的笑容,令山田为之心动,而且女人的屁股贴住山田的身体,

可是女人却没有退却的意思,反而内腿轻轻加诸抱住他的腰。

此时,山田突然慾火上升,他的男根本能地硬了起来,极度雄伟,

赤硬几乎要穿破裤子般,加上车子摇动更令男人的淫情急速升高。

要出发到下一站时,车内的电灯突然熄了,车子停在两旁是大大片田园,

因此车箱内一片漆黑。

世间真是淫慾放蕩,男女的肉体关係更是随便。实际在那种环境之中,

男女的肉体……即使穿着衣服,只要面对面,发生慾情也是本能性……

山田的隔壁是一位四十岁的中年少妇和一位三十岁右左的壮年男子,

两人也面对面抱着,女人的手插入男人的裤子内,互相爱抚着阴部。

车子又用力摇起来,他的手几乎抓住女人丰满的双乳,到了要接吻的地步,

山田火样般的脸颊,贴住女人雪白肩膀,两手挂在女人的两腕上。

女人若无其事地歪着头,看着身旁那位四十岁左右的妇人,于是她又故意把大

腿张得更开,让山田的腰更容易顶住对方耻骨。

山田已忘却什幺叫做羞耻,此时山田的男根已怒赤硬举,龟头的尖端已经流出淫水。

如果二人共同裸体时又有此接触的话,从位置来说,男女的阴部应该是完全结合在一起。

但他完全忘了场所和人群中,疯狂地解开裤子钮扣,拉出早已硬举的阴茎,

并撩起女人的裙子。

虽然如此,女人还是继续和隔壁的人讲话。山田愈来愈大胆,

他把龟头顶在湿湿柔软的玉门处,用力抽插几下,龟头已经被凹陷的阴户全根没入。

突然他感觉刺激十分强烈。

抽送了几下,女人也迎合着扭摆起来,山田感觉女人的薄肉裤是一种障碍,

他不顾一切地把肉裤拨下来,探寻着玉门。

玉门先前起就淫水如注的流出,此时阴门已经张得大大的正等待阳物,

伸入两根手指在玉门口搓揉,抽插起来,女人也配合着扭摆。

山田从她的心理来看,他发现女人故意装作若无其事,主要是避开别人的注意力,

从女人和隔壁的人谈笑风生,可是阴户却淫水汨汨流出就可见一班了。

山田此时已忍不住心里的搔痒感觉,他的手抽离女人的阴部。

「啊!」女人轻轻的叫了一声。

停止说话,看着山田,山田知道女人捨不得他停止搓揉爱抚,\

他立刻把手掌中接住的淫水抹在龟头上,撩起内裤,再度抽插起来。

龟头一面搓揉着女人那丰满、茂密阴毛的阴户,抽送摩擦之下,男根怒放。

女人停止谈话,似乎开始专心注意起来,山田追求秘宫的玉门,深插起来,

接着女人似乎採取主动式的扭摆抽送起来。

就这样随着电车的摇晃一抽一插之下,两人渐都已到了高潮。

他可以听到女人呓语般呻吟声:

「啊……好美……」

「我也不行了……再深一点……」

「嗯……啊……」

「啊……要丢了……」

这种呻吟声,由于人车拥挤,吵杂的车上,除了相交的二人以外,是不会有人听见的。

终于结束第一次的性交,他拿出手帕擦了起来,此时旁边有人伸手过来,用力拉住男根,

他仔细一看,旁边已经站着另一位女人。

黑暗之中,看不出女人的年龄,但是似乎是一位精力性慾绝伦的中年女人。

事实上,这位女人刚才就横侧用自己的阴部独自挤压着山田,山田由于疯狂地扭摆,

并没有注意到。

山田想大概刚才二人性交的那一幕被她看到了,火样般燃烧的脸,偷偷看一下女人的脸

,他看到女人露出苦笑,但不知是什幺意思,他想可能是,她也想和对面这位女人挑战。

山田想一旦拒绝,或许会惹来麻烦,所以山田露出「悉听尊便」的样子。

女人高兴地在耳朵旁用鼻子搓揉起来,并且用另一只手握住龟头,由于她的巧妙扭转,

渐渐地,他的阴茎又再度膨胀起来。

虽然他刚才丢精过,可是他想向自己挑战一下,所以就用右手颈撩起女人的衣物,

用手指探寻那秘宫上膨帐的深丘。

他一把握住阴毛,大致爱抚二、三次后,渐渐由山丘往下探寻。

早已探取等待架势,玉门一口气张开,扩充的左右门扉,灼热膨,从指尖上可以感受到,

那是汨汨淫水流出的感觉。

接下去,他不甘示弱的用五根手指腹抚摸起女人的阴唇,不时地被阴门吸住,

二根手指已深深地插入屄内,女人呼吸加速,她边把弄着男根,边扭摆起来。

「我有点受不了,赶快插入,朝这里,不要婆婆妈妈的快……」

山田终于在女人的协助下,朝着女人的方向旋转起来。

女人似乎已忍受不了般,快速的抓住他的男根,配合着自己玉门,然后调整臀部,

旋转起来。

男根于是满满地被包住,十分放心般地用力吐气。

接着女人的大胆行为,实在令我颳目相看。她几乎无视身旁其他乘客,

一副性饥渴已极般,像气喘般的喘声喷在山田的脸上,整个臀部的重量完全集中

在男根上,然后像小便般的气势,扭动起来。

「啊……五年没做了,啊……太美了……」

「啊……太棒了……我要丢了……」

「自从家中的老公死了就没做了……啊…太美了……」

上了年纪的女人究竟比不上盛年中的男人,可是山田心想对付这个婆娘,

我岂可输掉,于是他更是大胆,猛力地上下左右摇了起来。

想不到这个女人,在性技巧上还真不是等闲之辈,她时而收缩,时而放鬆的扭摆方式,

早已把山田的龟头夹得酥麻难忍了。

这时山田极度快乐之下兴奋得几乎忍耐不住了,他再也无法安静下来。

可是他死也不敢发「啊……好美………」等呻吟声,由于过度快感,只能咬紧牙根,

不由得呻吟出「嗯………」

那时,从前面传来声音说:

「欧巴桑,妳怎幺气喘这幺厉害呢?有什幺事吗?是不是做好事呢?」

原来是男人淫浪的谩骂声。

「不要乱说,我因为屁股痒,腰部扭动,感觉比较舒服,再等一下子就好了,

再等一下子……」

骂的人是老狐狸,可是回答的人也不甘示弱。

心脏强的老女人面不改色的继续扭着腰部至扭摆的姿势,配合着说话声音的大小、

高低,十分有韵律。

山田一惊,睪丸收缩,好不容易伸长,膨胀的阴茎也萎缩起来,可是在女人有技巧

的引导下,比先前更兴奋起来。

这样子一来,女人和周围的人都若无其事,似乎大家见怪不怪,懒得理会别人的私事。

女人再若无其事的呻吟说:

「啊……你也真滑稽,摆得这幺用力,实在太美了……」

「快……顶高点……啊……美极了……」

「啊……嗯………」

这位女人似乎心情意志肉体和性慾,四方面都配合得恰到好处,

十分可以儘情发挥的女人。

山田疯狂地扭摆、抽送,瞬间抽送几下后,突然听到「嗯……」,

如泉注般的精液直射子宫,女人对着山田说:

「太棒了……啊……」

她小声地呻吟起来,全身力量鬆垮。

那时候,来不及处理善后,前面交合过的女人用力抓住山田的肩朝着自己面前说:

「你不可以再找别人,看着我……我替你恢复活力,所以请再做一次吧……」

女人的两手再度抱住山田的腰,旋转了起来,山田几乎叫了起来:

「平时,想要却被拒绝,但今晚不知为什幺,艳福不浅……」

女人已引诱似的把山田的手引导过去,接触到的是先前留下的淫液。

山田不得已,先用手指尖触摸,接着换成两根手指不断搓揉,顷刻间,

女人也急速地上下扭摆着。

「啊……两个女人对付一个男人,这样子的男人,实在太厉害了……」

山田知道只要一操作女人,很神奇地就会精力重现,距下车时间还有半小时,

他迅速地把男根滑入玉门内,那时,突然电灯亮了起来,瞬间来不及抽回男根,

而二位女人都清楚的注视着山田。

山田只能呆呆地站着。可是正等着享受的女人,依然无视旁边老女人的存,

在她仍配合着火车晃动的速度,配合着扭摆起来。

就这样子大约抽送了几下之后,山田的脚、腰筋疲力竭般,连射精也不出来。

又不能慢慢来,因为不快的话,就要到东京车站了,于是草草地抽送几下,

匆匆忙忙地收拾下车。

山田拖着一身疲累的身体回到家,又被妻子冷落,感到十分生气。

妻子骂着:

「为什幺,这个时候才回来,你死到那里去了,………」

「妳怎幺可以这样子对待丈夫,起来,不要太瞧不起我了……」

「你还敢说,你当什幺丈夫,这幺晚才回来。」

「妳说什幺?」

他气得真想杀掉妻子,气沖沖的换上睡衣,偷偷地潜入卧房,

在饱受妻子几掌铁拳后气得把妻子压倒,不小心竟把妻子的睡衣撕裂了。

此时妻子那浑圆的大腿张得开开的,阴门露出惹火的淫浪姿态。

山田不由得发现自己恨得牙痒痒的,每天抱着腻死人的妻子肉体,

这时看来却新鲜且艳丽,于是他内心的慾火为之迸裂。

妻子反客为主抓住山田既打又搔痒,最后哇哇大叫,每次吵架总是这样子闹得天翻地覆,

不可收拾。

可是今天山田的心情特别不同,他索性一把抓起妻子的阴毛,并且十分用力拉扯,

所以痛得妻子直叫着说:

「好痛……好痛……哦……」

「快……道歉……」

「哼……我要杀掉你……啊……好痛……」

这回山田用一只手拨开衣领又抚摸又吸吮那丰满的乳房,然后再用一只手拉扯阴毛四、

五次。

「啊…痛……」

山田不顾妻子的喊痛声,再用三只手指弄着大阴唇。

「啊……痛……哇哇……」

「怎幺样,还不道歉吗?」

「我道歉…请原谅……」

妻子总是求饶后,再以厉害的方式报复,因此山田不敢掉以轻心。

今天是採新战术,首先让她痛过之后,发怒再把先前已膨胀得巨大无比的阳具用力顶....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